加缪说:真正严肃的哲学命题只有一个,那就是自杀。

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,自杀这个行为都是在承认生活的“不值得”。世界和人都是荒诞的,这种荒诞感在于,时间是无限的,但人又终究会死,人们无时无刻不期待着明天,明天象征着希望,却又害怕自己会随着时间流逝,害怕肉体上的变老。世界和人本身就有一种矛盾的荒诞感。

在自己有限的生命里,人们总是试图去寻找人生的意义,既然人终究会死,那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呢?我们周一到周五上班下班,赚钱花钱,长此以往,每周重复,每月重复,每年重复,过着机械重复的生活。我们所做的一切在死后都会烟消云散,不复存在。有人会说,我有希望,有理想。但是现实的世界却是,人们一次次怀揣希望,又一次次以失望告终。我最喜欢的《绿山墙的安妮》一书中,安妮从小在孤儿院长大,受尽欺凌,以至于幸运被收养后还经常回想起噩梦般的孤儿院生活,但她依然热爱生活,热爱一草一木,依然觉得她的生活是上天的馈赠。就这样一个乐观的小女孩,在面对人生一道道难题的时候依然会说出“我的人生是埋葬希望最完美的坟墓“这样的话。人生本就是一个希望又失望的过程,这才是真实的世界。

那这样看来人生并没有什么意义,既然人生没有意义,那我们就要选择死亡吗?既然没有意义,我们为什么要活在一个荒诞又没有意义的世界?看清了这样一个荒诞的世界后,我们应该如何去生活?

在加缪看来,希望会把所有的灾难合理化,他反对在虚无缥缈的某些希望中对生活进行妥协,反对人们为了虚无缥缈的希望而放弃享受当下的生活。有些人把希望交给了上帝,但是当有人说上帝已死时,他们又去寻找新的希望,永远都在靠着希望生活,失去了自己。荒诞的世界确实没有意义,更不应该把希望当作人生意义,选择死亡更加只是对荒诞世界的顺从而不是反抗。

西西弗是希腊神话中的一个国王,他死亡之后因为热爱世界,享受世界的阳光与流水,大海和温热的石头,欺骗众神,重新回到人间生活,而被惩罚,惩罚的方式是将一块巨石推上山顶。每当巨石到达山顶后又因山坡陡峭滚下山脚,如此永无止境的重复下去。在西方的语境中“西西弗式的“形容词用来形容”永无尽头而又徒劳无功的任务“。众神认为,这种永远看不到头的重复的毫无意义的劳动,是最可怕的惩罚。
1280pxPunishmentsisyph.jpg

但这不就是我们的生活吗?我们每天都在重复推石上山的过程,每天在做着徒劳无功的努力。

加缪笔下的西西弗,因为热爱人间,拒绝地狱的阴冷,靠着智慧回到人间活在他生命的当下。直到被惩罚。没错,世界是荒诞的,但荒诞并不是世界的全部,荒诞的世界依然有值得热爱的事物,热烈的太阳,翻着浪花的大海,微风里摇曳的花草,这一切都很美好。在西西弗不断推石上山的过程中,巨石属于他自己,沙砾属于他自己,道路属于他自己,他接受这一切惩罚,在一次次上山下山中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。

“推石上山这场搏斗本身,就足以充实一颗人心“。这就好比,人们每天在这荒诞的世界中,不屈不挠的生活,坚持不懈的努力,努力本身就足以充实人类的心灵了。接受这荒诞的世界,接受人生并无意义,享受当下,活在当下。并且在荒诞中勇敢坚毅的走下去,这才是反抗荒诞的最好的方式。


标题:在荒诞世界中,向死而生
作者:Silvia
地址:https://www.tian0616.com/articles/2021/02/21/161387725882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