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市民性”是人的常态,它只不过是一种平衡的努力,是在人的行为的无数极端与矛盾中追求平衡的折中办法。

有力度的生活只能以失去“我”为代价。市民最看重的就是“我”。就是说他们以失去力度为代价而得以维持、获得安全感,他们收获的不是对上帝的狂热,而是心安神宁,不是快感而是惬意,不是自由而是舒服,不是极端的炽热而是舒适的温度。所以市民本质上是软弱生命动力的造物,他们胆小怕事,唯恐丧失哪怕一点点的自我,容易被统治。

一个人懂得只为瞬间而活,活在当下,懂得友好而仔细地欣赏路边的每朵小花,懂得珍惜每个游戏般的、极小的瞬间价值,那么生活就不能把他怎么样。


标题:荒原狼--黑塞
作者:Silvia
地址:https://www.tian0616.com/articles/2020/06/22/1611396389665.html